163娱乐八卦网
首页 > 电脑百科
  • 蔡康永 我只是遮掩得比较好的上官玲玲而已
    本文作者:163686  信息来源:163娱乐  阅读:
    						

    有一种友情叫“蔡康永与小S”。在任性地结束了播了12年的《康熙来了》后,蔡康永在55岁的年纪做起了电影导演,他在“康写给熙的情书”中写道:“Dear S ~这部电影,如同我们一起做过的很多事,是为对生命感到疲倦的人而拍的。但同时,很幸运的,这部电影也是为你拍的。”

    这部电影,就是正在上映的《“吃吃”的爱》。

    蔡康永以多才多艺著称,他是主持人、设计师,也是作家;他因为《康熙来了》、《奇葩说》主持人的身份被人牢记,他的机智谈吐与温文气质让人欢心喜之。而少为人知的是,蔡康永是专业的“电影科班”出身,1986年凭着父亲的朋友胡金铨导演的推荐信到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电影电视研究所学习编导制作,曾受白先勇邀请将其小说《谪仙记》改编为电影剧本——谢晋导演的《最后的贵族》,还曾担任许鞍华导演的《客途秋恨》的策划和制片经理,并签入香港的邵氏电影公司,为多部香港电影编剧。

    对于《“吃吃”的爱》,观众评价褒贬不一,喜欢的人称电影如同其鸡汤文字,让人笑泪有加;不喜欢的则认为电影太过平庸,娱乐有余艺术不足,委实不像出自才子之手。可是不论是褒是贬,人人都可以在这部影片中看出蔡康永对小S的爱。

    一向信奉“随遇而安”的蔡康永并无其他新导演的野心,对他来说,这次当导演纯粹是“缘分到了”。他存有两个私心,一是可以作为送给“康熙粉”的礼物;另一个则是希望可以把所有小S能演的角色都挖出来,“因为我很可能只跟她拍一部电影,不是因为我受够她了,而是我觉得我把她带进演员这个世界之后,我希望其他的导演能够看中她、用她,她就会展现出各种不同的风貌。我已经跟她混了那么久,我可不希望我的电影人生还要继续跟她绑在一起。”

    1

    友情

    林志玲和小S都是好朋友,但小S是我可以最放松相处的女生

    《“吃吃”的爱》由蔡康永导演、编剧,由徐熙娣(小S)领衔主演,林志玲友情出演。影片讲述了想要在巨星姐姐上官玲玲面前证明自己的小演员上官娣娣,和多年期待真爱却在最后被出卖的空间站黑鸟面馆老板许春梅,当两个人的世界不期而遇,他们的命运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在蔡康永看来,他做导演就是缘分到了,大家以开心的态度来做一部电影,“正好手边有小S跟林志玲这两位女演员,还有这样的‘恩怨’在,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故事根底。”

    所谓“恩怨”,就是小S在主持《康熙来了》时,总是会“攻击”林志玲,起因就是蔡康永曾提及对林志玲的赞赏,慢慢地,小S挤兑林志玲就成了固定“戏码”。蔡康永笑说,两人的“恩怨”就算不是他造成的,起码跟他有很大的关系。所以这次就让她俩演姐妹,“把这个恩怨解决掉”。

    对于蔡康永来说,林志玲和小S都是他的好朋友,但是小S是他可以最放松相处的女生:“小S在私下也不装,林志玲也很放松,可是我跟林志玲在一起的时候实在放松不起来。因为她太醒目,她不像一个人间的人,我带她去任何地方,她都像在走秀。她个儿那么高、长那个样子,她就是戴上墨镜跟口罩,还是一个像在走秀的人,所以我跟她出去压力很大。我可以跟小S逛夜市,我们两个个头都不高,可以放松逛夜市。可是我没法跟林志玲逛夜市,所以我跟志玲在一起,为了她自在,我们很难到处去鬼混。可是跟小S一起出去的时候,很容易隐形,我可以在里面做一些很生活的事。”

    大家习惯了看小S冷漠、翻白眼那种表情,可是蔡康永说生活中的小S很动人、很有趣,所以他认为小S肯定会是一个有意思的演员,为小S写部电影就成了他在停播《康熙来了》后,为她做的一件事。

    蔡康永透露,开始自己想拍的并非是《“吃吃”的爱》,“当时我写了另外一个故事,那个故事真的是为徐熙娣量身打造的,就是一个酗酒成瘾的女性,忽然为了某一个原因,必须要考上品酒师的执照。可是她的舌头已经被酒瘾这件事情弄坏,已经品尝不出酒的层次与深度,所以这个酗酒的女人必须要戒酒,然后去学习怎么样品尝出酒当中最精妙的部分,才考得到品酒师的执照。写好之后,我们两个都挺喜欢这个故事,结果她骑脚踏摔车,摔到牙齿,牙医说可能好几个月不能笑,我就想说,我的妈呀!我要拍一部电影,我的女主角不能笑了,笑了还要找替身来笑,这个太奇怪了,所以我只好当时宣布说我们暂停吧。筹备了好几个月暂停,那个预算花掉四分之一,很严重。”

    于是,蔡康永只好重起炉灶,让他“火大”的是他发现酒很难拍:“因为都长的一样,再怎么有深度的酒,比如哪一年法国南部或者意大利北部出的酒,拍出来都长得很像,所以我就火大,拍食物好了,所以第二次故事就把酒排除在外,改成拍食物。”

    片名《“吃吃”的爱》是蔡康永自己起的,“我自己认为我们喜欢在美食中寻找幸福,是因为它比较方便,你跟一个美食说你让我觉得很幸福,那个美食一定非常开心。因为虽然你要吃掉我,可是我还是很开心能够带给你幸福,只要你付了钱,美食就是你的,美食带来的幸福感很确定。可是爱情带来的幸福感很不确定,你要爱一个人,他可能会说‘我不要,我要去给别人爱’,这很可怕,幸福感在当下就化为悲惨的打击。所以吃跟爱这两件事情都带来幸福感,可是冒险的程度截然不同,这是我为什么把一个角色设计为开餐厅,而另外一个角色是谈恋爱,做一个对比。”

    写剧本时就想着绝对不会放过小S的蔡康永这次没少让小S受虐,甚至还要挨林志玲的耳光,蔡康永说这是他的一个私心,希望可以把小S所有能演的角色都挖出来,“这部电影我把你所有演的角色都挖出来,所以在电影里面有受苦受难的她,也有古装的她,有俏皮的生活化的她。唯一没有的是,没有风骚的她。我相信她接下来有机会演客栈的老板娘那种很风骚的角色,但是不是在我这部电影里面。”

    另外,蔡康永说自己这个导演是有夹带主持人的私货和私心在里面,希望回馈爱《康熙来了》的观众12年的陪伴:“任性停掉《康熙来了》我一直都觉得对不起‘康熙粉’,所以在电影里埋了很多只有他们懂的惊喜,是我给他们的礼物。”


    2

    辩论

    我很惊讶,隐藏了多年的辩论能力为什么被发现

    蔡康永喜欢“缘分”的美妙感,这次当导演就是一次美好的“缘分”。他说回想自己的工作经历,没有脸说“奋斗”这两个字:“《康熙来了》不是我奋斗来的,是制作人找我,然后我找的小S。《奇葩说》是制作人找我。拍电影是电影公司找我,我就说好。所以没有燃烧、没有奋斗。可是每件事情,我的奋斗点是每件事情我一点头之后,我就会给自己心理建设说,好,你要开始奋斗了。所以我的奋斗点很怪异,比人家慢一拍。”

    蔡康永说自己很懒散,不是那种燃烧生命的人,“我不太自信真的杀出一条血路来。《奇葩说》找我的时候我也很惊讶,我隐藏了多年的辩论能力为什么被发现?因为我小时候是辩论选手,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我15岁之前是一个杀手型的辩论者。”

    蔡康永上的是私立学校,入学标准严苛,总共只有2000个学生。这所学校一个奇妙的习惯就是在各种竞赛中栽培一些杀手型的选手,专门选那种不需要人太多的比赛,比如说作文比赛、演讲比赛、辩论比赛,以及某些人数比较少的球类比赛,重点栽培杀手型的选手,蔡康永就被指定为演讲跟作文、辩论的选手。

    “你看过很多好莱坞电影,小时候被栽培为刺客的人,后来都不太会随便杀人,因为心里有阴影,因为小时候被强迫造了这种孽,长大就不要这样。所以我一从那个学校毕业,就再也不跟别人辩论,我觉得太违心,你常常讲你不敢相信的事情,竟然说服别人,你心里怎么过意得去?被你说服的人作何感想?他会指着你说你什么意思?你把我说服了你自己都不相信这件事情?这就是辩论的人的人生。所以理论上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会辩论。”

    因此在主持《康熙来了》时,蔡康永说自己根本不做任何辩论,“来宾胡说八道,我都点头,都很开心。来宾胡说八道我真的一点不介意,因为只要是生活中的事情,你爱怎么想,真的都没关系。生活中本来大家就有各式各样的想法,你只要不违法,我都没有意见,所以来宾可以胡说八道。当来宾胡说八道到一个地步,我就会在心中出现一句独白就是‘剪掉’。他们还是可以讲他们的,可是一结束,我就跟制作人说这三段剪掉,来宾就等于没有说过那三段话,可是我不想纠正他,因为跟我没关系。个人怀抱错误的想法在世界上活着,那是他们的事情,我真的管不动。”

    “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奇葩说》的团队会看到我会辩论这件事情,所以他们把我挖出来的时候,我有一种生锈的宝剑被人家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然后把锈一块一块磨掉说‘老子要出去杀人’的这种感慨。更不幸的是遇上高晓松,他刀比我大很多,所以刺客遇到这种猛虎型的刀客的时候真的很辛苦,他大刀一挥,你要闪躲,还要抽空刺他一下。可是很好玩。”


    3

    导演

    每天进片场之前,都把自己写的鸡汤文拿出来读

    蔡康永比以前胖了不少,他笑说是因为自己拍戏时吃甜食过多,“我沮丧的时候就会吃甜的,焦虑的时候觉得脑子不够烧也会吃。所以拍戏我会胖很多”。

    虽然自己作为“新导演”,显然不会被欺负,但是蔡康永说自己每天很忐忑,“每天进片场之前我都一直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把我写的鸡汤文拿出来读,鼓励我自己。有时候我都忍不住会笑出来,觉得不会有人想到,我是靠自己写的东西在鼓励自己。”

    蔡康永说自己在片场一点也不凶,而是以示弱来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传说中的导演都很威风,坐在那里发号施令就行。我却是可怜求助型的。比如遇到一个想法,经常会求助现场灯光师,他们通常都会告诉我几种方案,让我从中选一种。很妙的是,我认为专业人士碰到我这种呆瓜型学生,很乐意掏出口袋里的东西。”

    而做导演,蔡康永遇到的问题是他一贯的不好意思的态度给大家带来的困惑:“演员担心我第一次做导演不好意思提要求,反而会倒过来鼓励我,说可以要求更多一点。像林志玲就来问我:‘是不是不好意思提要求?我虽然演得很累,但如果你觉得不够就要讲,我会做得更努力。’”

    在蔡康永看来,最像新导演的阶段反而是影片上映前的宣传期,蔡康永说自己要向别人介绍自己的作品。“说实话,入行以来我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的节目是推出定生死,没有去跟人家说:你试试看行不行?我写书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4

    写作

    我写下那些故事或者短信的时候,常常是自己遭遇重大挫折的时候

    蔡康永的“鸡汤文”很励志很动人,所以很多人以为他对事情都很有想法和信心,遇到困难会向他问问题,“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我写给我自己做心理建设用的,因为我是个很懦弱的人,所以我写下那些故事或者短信的时候,常常是我自己遭遇到重大的挫折感的时候。我自己把那些写出来,催眠自己说你做得到、你可以,鼓励自己往前走”。

    蔡康永说自己的性格有些分裂,“平常我写东西的时候,很多人说我其实很悲观。对我来说,你只有很悲观之后,你才可能乐观起来。如果一开始就乐观,很容易就被人家击败了。这也是我拍这个电影把死亡放进去的原因,如果你不拒绝‘人都会死’,死的时候做很多决定就会爽快很多。我很乐在其中,就是这种被另外一个我督促着,勤劳的我督促懒惰的我,聪明的我监督愚蠢的我。”

    这种“像神经病一样的分裂人格”对蔡康永来说很迷人,也因此让他想用在电影里:“分裂的人格是很迷人的事情,因为另外一个‘你’最知道这个‘你’;缺了什么,他如果要补充你或者支持你的时候,他最知道从哪里下手。所以我想拍一个平行宇宙的事情,两个女生活在两个平行的世界,这个女生挫折感强的时候那个女生好一点,这个女生失恋的时候那个女生过得甜蜜一点,互相补充,这是《“吃吃”的爱》这个故事里面之所以出现两个世界互相照应,我设计的初衷是这个样子。”

    而说起片中的几位角色,蔡康永说自己最像林志玲演的上官玲玲:“我比较像她,很严格,然后不太给别人沟通的机会。我只是遮掩得比较好的上官玲玲而已。我一点都不像许春梅,才不会因为爱情不顺利就发疯;我也一点都不像上官娣娣,没有那种斗志。就像我讲过的,我的一切好运都是别人照顾我的,不是我奋斗来的,不过上官娣娣吃花生酱那个情节其实是我。”

    而只拍亲情伦理剧,则太不像蔡康永,所以他要把梦的元素带进来,蔡康永说:“我对‘人生如梦’这四个字很有感觉。这个行业很有梦的气质,我的工作是替人家制造出很多的泡泡来。一戳就破,但在的时候很美丽。我想找一个故事解决我心中梦的故事。如果搞不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真的,难道不好吗?此生所遭遇的困难和挫折,在另外一个世界都能得到解答。”

    蔡康永说自己很懒散,不是那种燃烧生命的人,“我不太自信真的杀出一条血路来。《奇葩说》找我的时候我也很惊讶,我隐藏了多年的辩论能力为什么被发现?因为我小时候是辩论选手,可是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我15岁之前是一个杀手型的辩论者。”

    蔡康永上的是私立学校,入学标准严苛,总共只有2000个学生。这所学校一个奇妙的习惯就是在各种竞赛中栽培一些杀手型的选手,专门选那种不需要人太多的比赛,比如说作文比赛、演讲比赛、辩论比赛,以及某些人数比较少的球类比赛,重点栽培杀手型的选手,蔡康永就被指定为演讲跟作文、辩论的选手。

    “你看过很多好莱坞电影,小时候被栽培为刺客的人,后来都不太会随便杀人,因为心里有阴影,因为小时候被强迫造了这种孽,长大就不要这样。所以我一从那个学校毕业,就再也不跟别人辩论,我觉得太违心,你常常讲你不敢相信的事情,竟然说服别人,你心里怎么过意得去?被你说服的人作何感想?他会指着你说你什么意思?你把我说服了你自己都不相信这件事情?这就是辩论的人的人生。所以理论上根本没有人知道我会辩论。”

    因此在主持《康熙来了》时,蔡康永说自己根本不做任何辩论,“来宾胡说八道,我都点头,都很开心。来宾胡说八道我真的一点不介意,因为只要是生活中的事情,你爱怎么想,真的都没关系。生活中本来大家就有各式各样的想法,你只要不违法,我都没有意见,所以来宾可以胡说八道。当来宾胡说八道到一个地步,我就会在心中出现一句独白就是‘剪掉’。他们还是可以讲他们的,可是一结束,我就跟制作人说这三段剪掉,来宾就等于没有说过那三段话,可是我不想纠正他,因为跟我没关系。个人怀抱错误的想法在世界上活着,那是他们的事情,我真的管不动。”

    “所以,我不知道为什么《奇葩说》的团队会看到我会辩论这件事情,所以他们把我挖出来的时候,我有一种生锈的宝剑被人家从坟墓里面挖出来,然后把锈一块一块磨掉说‘老子要出去杀人’的这种感慨。更不幸的是遇上高晓松,他刀比我大很多,所以刺客遇到这种猛虎型的刀客的时候真的很辛苦,他大刀一挥,你要闪躲,还要抽空刺他一下。可是很好玩。”


    3

    导演

    每天进片场之前,都把自己写的鸡汤文拿出来读

    蔡康永比以前胖了不少,他笑说是因为自己拍戏时吃甜食过多,“我沮丧的时候就会吃甜的,焦虑的时候觉得脑子不够烧也会吃。所以拍戏我会胖很多”。

    虽然自己作为“新导演”,显然不会被欺负,但是蔡康永说自己每天很忐忑,“每天进片场之前我都一直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把我写的鸡汤文拿出来读,鼓励我自己。有时候我都忍不住会笑出来,觉得不会有人想到,我是靠自己写的东西在鼓励自己。”

    蔡康永说自己在片场一点也不凶,而是以示弱来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传说中的导演都很威风,坐在那里发号施令就行。我却是可怜求助型的。比如遇到一个想法,经常会求助现场灯光师,他们通常都会告诉我几种方案,让我从中选一种。很妙的是,我认为专业人士碰到我这种呆瓜型学生,很乐意掏出口袋里的东西。”

    而做导演,蔡康永遇到的问题是他一贯的不好意思的态度给大家带来的困惑:“演员担心我第一次做导演不好意思提要求,反而会倒过来鼓励我,说可以要求更多一点。像林志玲就来问我:‘是不是不好意思提要求?我虽然演得很累,但如果你觉得不够就要讲,我会做得更努力。’”

    在蔡康永看来,最像新导演的阶段反而是影片上映前的宣传期,蔡康永说自己要向别人介绍自己的作品。“说实话,入行以来我都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我的节目是推出定生死,没有去跟人家说:你试试看行不行?我写书也没有过这样的经历。”


    4

    写作

    我写下那些故事或者短信的时候,常常是自己遭遇重大挫折的时候

    蔡康永的“鸡汤文”很励志很动人,所以很多人以为他对事情都很有想法和信心,遇到困难会向他问问题,“他们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我写给我自己做心理建设用的,因为我是个很懦弱的人,所以我写下那些故事或者短信的时候,常常是我自己遭遇到重大的挫折感的时候。我自己把那些写出来,催眠自己说你做得到、你可以,鼓励自己往前走”。

    蔡康永说自己的性格有些分裂,“平常我写东西的时候,很多人说我其实很悲观。对我来说,你只有很悲观之后,你才可能乐观起来。如果一开始就乐观,很容易就被人家击败了。这也是我拍这个电影把死亡放进去的原因,如果你不拒绝‘人都会死’,死的时候做很多决定就会爽快很多。我很乐在其中,就是这种被另外一个我督促着,勤劳的我督促懒惰的我,聪明的我监督愚蠢的我。”

    这种“像神经病一样的分裂人格”对蔡康永来说很迷人,也因此让他想用在电影里:“分裂的人格是很迷人的事情,因为另外一个‘你’最知道这个‘你’;缺了什么,他如果要补充你或者支持你的时候,他最知道从哪里下手。所以我想拍一个平行宇宙的事情,两个女生活在两个平行的世界,这个女生挫折感强的时候那个女生好一点,这个女生失恋的时候那个女生过得甜蜜一点,互相补充,这是《“吃吃”的爱》这个故事里面之所以出现两个世界互相照应,我设计的初衷是这个样子。”

    而说起片中的几位角色,蔡康永说自己最像林志玲演的上官玲玲:“我比较像她,很严格,然后不太给别人沟通的机会。我只是遮掩得比较好的上官玲玲而已。我一点都不像许春梅,才不会因为爱情不顺利就发疯;我也一点都不像上官娣娣,没有那种斗志。就像我讲过的,我的一切好运都是别人照顾我的,不是我奋斗来的,不过上官娣娣吃花生酱那个情节其实是我。”

    而只拍亲情伦理剧,则太不像蔡康永,所以他要把梦的元素带进来,蔡康永说:“我对‘人生如梦’这四个字很有感觉。这个行业很有梦的气质,我的工作是替人家制造出很多的泡泡来。一戳就破,但在的时候很美丽。我想找一个故事解决我心中梦的故事。如果搞不清哪个是梦哪个是真的,难道不好吗?此生所遭遇的困难和挫折,在另外一个世界都能得到解答。”

人物介绍电影天堂美女图片游戏秘籍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