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娱乐八卦网
首页 > 八卦阵
  • 杭州女富婆找男陪伴 暗访富婆公然叫“鸭”全程(图)
    本文作者:163686  信息来源:163娱乐  阅读:
    AD AD
    																

      夜色下的暧昧

      年来,男性陪侍的现象不时的发生在各城市。这些被俗称为“鸭”或者“牛郎”在获得不当收入的同时,也遭受身心健康的严重损害。日前,记者根据报料进行暗访,发现了长沙某娱乐城存在男性陪侍的嫌疑,建议有关部门依法对此展开调查。

      的哥爆内幕:“富婆”公然叫“鸭”

      4月5日,一位叫刘兵的的哥向记者爆料:近段时间,长沙有一些“富婆”流行叫“鸭”,他已经数次送有此需求的女士到达长沙市某娱乐城。

    <点击图片快速进入下一页>

      刘兵告诉记者,有些“富婆”虽然有好车好房,却喜欢打的士去酒店寻乐。“她们多半是自己开了公司、生意做得很大的中年女人,年纪多为四十到五十岁之间;有的是丈夫有了外遇的官太太;当然也有的是被大款包养的‘二奶’;甚至其中还有一些是单身女贵族,当然也不排除有一部分是从外地来到长沙的……”

      “说说你最近一次你送客的经历吧?”

      “那天大约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一位年约四十岁的女士在平和堂附近招手拦住我的车,穿戴还蛮讲究的,她一上车就问我长沙哪里有舞男,于是,我就把她送到了这个娱乐城。送到以后,她还让我在楼下等她,说她半个小时后就下来,说完就径直上楼了。”

      “那你等她了吗?”

      “等啊,怎么不等?的士照样在跳表,而车子却在那休息,我为什么不等呢?”

      “接下来呢?”

      “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后,她果然下来了,一上车又问我长沙哪里有温泉泡,我立马把她送到了位于长沙河西的普瑞温泉大酒店。”

      “那你还赚了一笔嘛!”

      “哈哈,到达普瑞的时候,表上显示是210元,她丢给我300元,说不要找钱了,300元相当于我跑一整天的收入了。”

      知情者称:一年30万包养“少爷”

      4月6日,记者按照刘兵提供的地址来到这个娱乐城周边做调查。

      记者发现,这家娱乐城规模颇大,在娱乐城下面,摆放着两张小桌子,一男一女坐在那里负责招聘事宜,路人纷纷驻足,记者走过去一看,果然很具诱惑:招聘女模若干,月薪3000加奖金,招聘男模若干,月薪3000加奖金,领舞及营销经理的月薪甚至高达5000元以上。其中男模的身高要求需达到一米七五以上,难怪很多人停下来看了看就摇头走开了。

      娱乐城的正对面正好是一家兼营洗脚的休闲茶馆。记者走进这家茶馆,点了一个工龄稍长的女技师做起了足浴。

      “请问,到你们对面的酒吧去玩玩要多少钱?”

      “哦,您是说泡吧啊,我没去过,应该是一百多块钱吧,买瓶酒也就那么贵吧。”

      “听说酒吧里有好多搞同性恋的。”

      “不对,有好多做‘鸭’的。”

    <点击图片快速进入下一页>

      “啊,做‘鸭’?那也蛮辛苦的。”

      “身体好就没问题啊,一年可以赚几十万呢。”

      “你怎么知道的?”

      “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啊,去年过年的时候,有个‘富婆’包养了一个帅哥,一年30万呢,我们在这里洗一年的脚,洗得手起了老茧,也不过一、两万的收入。”

      “做‘鸭’有什么条件咯?”

      “都是好高的,身高一米七八以上才行,年纪都在23、24岁之间,做这个都是吃青春饭类,能够做满三年的很少,虽然赚钱快,却是个体力活。”

      “那些‘鸭’,个个都长得好帅的吧?”

      “那当然,你下午五、六点钟来看咯,好多‘富婆’开着极好的小车来接那些帅哥出去吃饭,我们闲着没事就在楼上看对面的帅哥,有时候大家还为哪一个更帅一点争论不休呢。

      4月6日,记者决定实地查访。记者一位姓李的朋友听说记者要到该娱乐城的酒吧去体验,非常兴奋。李姓朋友告诉记者,他以前曾经到那里去泡过吧,他也证实该娱乐城确实有“鸭”,也有同性恋。

      “气氛非常火爆,不过,你务必先把下巴上那一撮小胡须处理掉,我上次去的时候,也留了个小胡子,很多男青年来找我,我都招架不住了,在酒吧里那些有同性恋倾向的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明显的暗示,到时候肯定会‘招蜂引蝶’的。”

      记者有些害怕,急忙把留了很长时间的胡须剃掉了。

      下午5:30,记者早早来到该娱乐城附近,想一睹“富婆”接“帅哥”的“盛况”。可惜,从5点半一直守到华灯初上,也没有看到这一“盛况”。也许“富婆”们今天都很忙,也许那个足浴技师有些夸张,也许“富婆”们和帅哥们有了更隐秘的约会通道,也许根本就没有“鸭”的存在罢。记者心里打起了鼓。

    <点击图片快速进入下一页>

      晚上8:00,陆陆续续有一些年轻男女走进该娱乐城,记者也来到三楼的酒吧。酒吧里已经霓虹闪烁,和其他的酒吧没有两样。不过,可能时间太早的缘故,只有三三两两的泡吧者。记者只好退出来了。

      晚上10点,记者来到位于五楼的酒店客房,花148元开了个特价房。相对于这个价位而言,条件算是不错了。记者查看“酒店服务指南”,并没有发现像其他酒店那样的“美容美发”及“按摩”之类的服务电话,于是把电话打到总台问是否有按摩之类的服务。总台给了记者另一个电话。电话通了:

      记者:“请问,酒店有按摩吗?”

      服务小姐:“有啊!”

      记者:“什么价位?”

      服务小姐:“上房间300,到我们店里来是480元。”

      记者:“你们店子在哪里?”

      服务小姐:“就在娱乐城的伊甸园啊。您是五楼的房客吧?”

      记者:“对。如果我要男服务生呢?”

      服务小姐:“上房间810元,到店子里来是980元。”

      记者:“太贵了。请问还有优惠打折的吗?”

      服务小姐:“这个要问我们的周(邹)经理。”

      短暂的等待以后,电话里传来一个男声。

      周(邹)经理:“您好!”

      记者:“您好。请问,做按摩多少钱?”

      周(邹)经理:“有很多种啊,请问你要做什么按摩?”

    <点击图片快速进入下一页>

      记者:“我要男的,有没有?”

      周(邹)经理:“有啊,有很多,不过男的要贵些。”

      记者:“多少钱?”

      周(邹)经理:“至少要七八百。”

      记者:“那如果包夜呢?”

      周(邹)经理:“至少要1500到1600元。”

      记者:“好。我考虑好了,再跟你们联系。”

      睡到凌晨两三点,记者被相邻房间此起彼伏的门铃声惊醒。紧接着,各种各样的奇怪声音不绝于耳。对记者而言,这注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了……

      的哥遭遇“富婆”以色骗财

      4月7日,早上八点,记者来不及享用送上门的早餐(根据酒店提示,酒店有送早餐上房间的服务),便退房、打的赶回报社。

      无独有偶。开车的哥见记者从该娱乐城出来,话题自然又转到“鸭”上来。

      这位的哥告诉记者,他的一个开夜班的的哥朋友,有一次也碰上一个让他去找“鸭”的”富婆”。这位朋友一时心起,说“你还去找什么帅哥咯?今天晚上如果你寂寞的话,我陪你聊天到天亮。”“富婆”犹豫了一阵,竟然答应了。然后两人到一个酒店去开房。当天晚上,这位朋友不知怎么的,被搞得晕晕乎乎。第二天早上醒来以后,发现“富婆”和他的的士一起不翼而飞了。

    <点击图片快速进入下一页>

      这个个案,记者无法断定其是否确切。不过,的确发人深省!

      对于“男妓”现象,现在各地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在一些沿海发达城市尤为“发达”。怎样制定打击措施,如何考量其违背现有法律法规与通行道德观念的程度与界限,值得司法界关注,也值得社会学、伦理学家们研究和探讨。

      如果说,富太太们选“靓仔”是为了满足其欲望,那么,对于那些“靓仔”而言,这种性行为又是扭曲其本性的。这种声色交易,于法律与普遍的社会衡量标准而言,更是一种变态的、不健康的行为,如果它有成为一种“灰色行业”的潜在可能,那更是应该扼制的。因为它在侵害个体的同时,也在腐蚀着我们的社会肌体……(来源:湖南广播电视报)

    AD AD
人物介绍电影天堂美女图片游戏秘籍攻略
AD